1. 今天是: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供求信息

      農業部長韓長賦妙語談“三農”

      時間:2013年10月17日來源:新華網作者:anpingnongye點擊:
       

        農業部部長韓長賦日前在由中央宣傳部等部門組織舉辦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中國夢宣傳教育系列報告會”上作了《實現中國夢,基礎在“三農”》的專題報告,全面深入闡述了我國“三農”發展的歷史方位和戰略任務。韓長賦妙語連珠、幽默風趣,把“三農”問題這樣一個重大的民生話題,闡述得生動形象、通俗易懂,卻又意味深長。

        韓長賦說,讓十幾億中國人吃飽吃好、吃得安全;讓億萬農民同步進入小康、過上富裕體面有尊嚴的生活;把農村建設成為廣大農民的幸福美好家園,這三個方面是我們推進農業現代化需要著力解決的突出問題,也可以說是我們推進“三農”發展的三個夢想。他說,我國農業發展已從過去主要依靠增加資源要素投入轉向主要依靠科技進步,農業生產方式已由千百年來以人力畜力為主轉入以機械作業為主,這是了不起的歷史性成就。但在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這四化當中,農業現代化還是短板,還是弱項。“如果把這個四化比作一匹駿馬的話,這匹駿馬有一條腿是短的,而且還是后腿。”韓長賦表示,“所以加快現代化建設,我們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國夢,一個迫切的任務就是要加快農業的現代化建設,實現四化協調發展,實現四輪驅動。”

        13億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飯要天天吃,莊稼要年年種,糧食安全要長期保

        “習近平總書記有一次在講到農業豐收,糧食九連增的時候講到,這是經濟社會發展的一顆定海神針,他比喻的非常形象,也非常深刻。”韓長賦說,“穩定農業首先是穩定糧食,在我們這樣一個13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保障糧食安全始終是頭等大事。”

        “石油安全也不能和糧食安全比。你比如說現在我們油緊缺了,政府可以提出一條規定,小汽車可以搞單雙號上路,哪個政府能決定吃飯單雙號啊。再比如,如果說真是有軍事上的需要,或者說趕上了緊張或者戰爭之類的這種極端事情,那你政府可以規定,凡是和保衛國家、服從軍事要求沒有關系的車都可以停掉,哪個政府能規定凡是和保衛國家和軍事打仗沒有關系的人都不要吃飯,我想這是不可想象的。”

        把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還有很大壓力,主要有“四大矛盾”:

        一是農產品需求剛性增長與資源供給硬性約束之間的矛盾。韓長賦用了一個形象的對比來說明這個問題:“城里人吃水果榨果汁,三個蘋果才能榨一杯果汁,農村人吃蘋果就是削一個吃。一個城市人消費的農業資源,比一個農村人要多得多。所以說,城市化率高了,農產品需求總量不是減少了,而是增加了。另外,現在農產品用途的拓展,包括工業用,醫藥用,用途增加了,這也增加消費量。”

        二是農產品供求總量平衡與結構性緊缺的矛盾。為什么我們糧食實現了“九連增”,而玉米、大豆等糧食進口還增加?主要原因就是消費持續、剛性增長。特別是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以后,食用油、肉蛋奶消費大幅增長,直接導致了玉米等飼料用糧的需求大幅增長,帶動了大豆的大量進口。“改革開放之初是8億人,當時人均消費食用油只有2公斤,現在我們13.5億人口人均消費19公斤——現在無論在家里燒菜,還是在飯店里吃菜,連炒青菜的盤子里都是油汪汪的,改革開放之前看不到多少油腥,那盤子蹭的光光的,你上哪兒找地溝油去,現在地溝里都是油了。”韓長賦風趣地說。

        三是農業生產成本上升與比較效益下降的矛盾。這個是影響農民生產積極性的主要原因。“我曾經在海南田里面做過調查,當時重點調研了青椒,海南農民賣青椒的時候五六毛錢一斤,然后到田頭分檢、預冷、裝車,到了北京后一斤青椒就賣到兩塊六到兩塊八。”韓長賦結合自己的親身調查,“從山東過來的蔬菜到北京價格一般是翻一倍到兩倍,從海南廣西那邊過來的大體上要四倍甚至到五倍。但這些都和農民沒關系,農民就是田頭的五六毛錢,所以農民說,辛辛苦苦種一畝田,不如外出打兩天工。”

        四是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與農業勞動力素質結構性下降的矛盾。大量農民進城打工了,有兩億多人,農村還有三億勞動力,總量是富余的,但農業勞動力素質明顯下降,農業兼業化、農民老齡化、農村空心化問題日益的嚴重。我們做過很多典型調查,現在許多地方,特別是外出打工比較多的地方,留鄉務農的大都是婦女和五六十歲的老人,有人形象地稱之為“3860部隊”。新生代農民工不愿務農、不會種地。今后“誰來種地”問題將日益突出。

        面對“三農”新形勢、新挑戰,韓長賦指出,我們需要進口,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來調節品種、彌補短缺,但是基本自給的方針和堅守18億畝紅線不能動搖。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講,自己的飯碗主要要裝自己生產的糧食。

        “中國有13億人,飯要天天吃,莊稼要年年種,糧食安全要長期保。打個比方今天中午開飯了,你給我兩個饅頭正好,少了吃不飽,給我第三個饅頭我不要了,但是下頓不給你行嗎?穿衣服今年收入高了多買幾件,收入少了少買幾件也能過去,但糧食不行,沒錢你也得買糧,你有錢會買三年的糧食存下來嗎?不可能,這就是糧食和食品的特殊性。而且真要短缺了,遠水解不了近渴。”韓長賦說。

        同時,大規模進口農產品不現實。“三農”是農業、農民、農村,三農問題是聯系在一起解決的,不能光解決一個問題。種地種糧還是很多農民就業、收入的主要渠道。比如,如果糖都進口了,廣西兩千萬蔗農將失去生計。如果棉花都進口了,新疆的各族農民兄弟干什么去?所以,不能單純用經濟學的觀點來看待糧食和農產品進口問題,而應該站在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問題。

        因此,韓長賦強調,把13億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關鍵的是要提高我們農業的綜合生產能力。“這些年搞農業,我有一個直觀的,但我認為是很深的體會,什么時候農民拿種地不當回事,那可能就是我們的政策出毛病了。”他說,“所以今后我們還要進一步加大強農惠農富農政策力度,重點是增加農業補貼,提高收購價格,使務農種糧有效益、不吃虧、得實惠。”

        讓十三億人吃得安全、吃得放心。哪怕是1%的問題,也要盡100%的努力去解決

        關于農產品供給,韓長賦還闡述了吃得安全、吃得放心的問題。他說,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費者對農產品質量安全的關注度越來越高,我覺得吃得安全、吃得放心,這也是我們一個夢想,我們要為此不懈地努力。從數據看,無論是蔬菜、水果,還是肉類,合格率都在96%以上。但確實當前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仍然突出。我們一天全國消費的各類食品,當然也包括我們在加工當中丟掉的,在40億斤左右,這一方面說明質量保障和監管任務艱巨,也說明一個不太高比例的問題也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不能掉以輕心。

        韓長賦說,一方面是由于基層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能力薄弱,另一方面我們也得看到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也與農業農村發展所處的階段相關,與農業生產經營方式相關。我國農業生產小而分散,有不少地方經營方式落后,農產品質量安全管控難度很大。如果我們的農產品生產過程是可控制的,農產品的流通過程是可追溯的,我們的質量安全就有了根本的保證。作為我們農業部門來講,我們要全力以赴、不遺余力,哪怕是1%的問題,也要盡100%的努力去解決。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讓億萬農民同步進入小康、過上富裕體面有尊嚴的生活

        關于農民收入,韓長賦說,“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難點在農民,重點在農村。現在看,我們城里人絕大多數都小康了,現在真正還有貧困人口,收入差距比較大,主要在農村,特別是中西部的農村。農民能否順利的過上小康生活,關系著我們的小康是全面的小康還是拖著“短腿”的小康,是高質量的小康還是低水平的小康,是實現了共同富裕的小康,還是用平均數掩蓋大多數的小康。

        韓長賦說,近兩年來農民收入和生活水平都在不斷提高,但是與實現收入倍增目標相比,與農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期待相比,與實現中國夢的發展要求相比,農民增收致富奔小康還是一個極為艱巨的任務。城鄉收入的差距很大,收入差距是16648元。所以不能因為農民收入的平均數快速增長就對農民增收問題過于樂觀,要看到城鄉收入絕對差距還在擴大,低收入農民還有很多。

        韓長賦提出,多渠道促進農民增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迫切要求,是農業農村經濟工作的中心任務。農民收入主要由家庭經營收入、工資性收入、轉移性收入和財產性收入四部分構成,我們要多渠道來拓寬收入,主要包括提高農業生產效益、引導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加大對農業的補貼力度和加快推進農村改革等方面。

        把農村建設成為廣大農民的幸福美好家園。新農村應該是升級版的農村,不應該是縮小版的城市

        韓長賦認為,我國發展中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依然突出。在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突出問題里邊,工農城鄉發展的不平衡是目前我國最大的經濟和社會結構性矛盾,城鄉發展差距是最大的差距。

        “我有時候接待來自發達國家特別是西方有些國家,認為我們是發達國家的客人,我就建議他到農村看一看,我說你在中國的城市看了以后,你一定會認為中國是個發達國家,你到農村轉一轉看一看,你一定會認為中國是個發展中國家。”他說。

        韓長賦表示,當前推動農村的發展,縮小城鄉差距,首先要解決好農民工問題,穩步有序的推進農民工市民化。富裕農民必須減少農民,這個是肯定的,推進城鎮化一個很大的任務,甚至可以說是主要的任務,是實現農民的轉移和城鎮化。農民向城鎮轉移就業,既可使外出農民獲得更好的工作和生活,又能使留下的農民有擴大農業經營規模的空間。土地作為生產要素應該流轉,需要流轉,要素哪能不流轉,而且你搞現代農業,一定要有適當的規模,所以土地一定要走規模經營的路子,這個方向是對的。但是它有一個前提,就是大量的農業人口和勞動力要轉移出去。人口勞動力沒有轉移,農村的社會穩定就會出麻煩,所以我們講土地流轉的進度要和農民的轉移相適應,土地經營規模也要和勞動力轉移相適應。

        “農民工在城鎮工作、居住和生活,但是他們從戶籍身份看仍然是農民,是基本脫離農村而又沒有真正融入城市、尚處于社會結構中第三元狀態的一個龐大社會群體。實際上,我們也不可能再指望新生代農民工回到農村種地。”韓長賦說,“從社會公平的角度講,講心里話,我們也不應該讓上億的人口把青春獻給城市,把養老負擔再甩給農村。因此,我們從促進經濟發展、維護社會穩定、調整城鄉關系的角度出發,要真正打開城門,以包容的胸懷和積極的態度接納農民工,使其逐步有序轉為城市居民,使他們工作融入企業、子女融入學校、家庭融入社區、心理融入社會。”

        其次,要解決好農村公共事業發展問題,逐步實現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我們長期實行的是城鄉分割的社會政策,城里面的公共服務是政府管的,農村的是農民自己辦的。我覺得新世紀以來,我們國家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農村有兩大歷史性變革,惠及億萬農民必將載入史冊。一個是免除農業稅。還有一個,在農村實行社會保障制度,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基本實現對農村人口的全覆蓋,參加新農合人數超過8億,還有60歲以上老人,大多數都已經進入新型農村養老保險,這都是歷史性進步,這是破天荒,也是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

        但由于歷史欠賬多,農村基礎設施落后、社會事業發展水平低的問題還沒有根本解決。城鄉公共服務尤其社保還是兩套體系、兩種標準。農村落后,很大程度上表現為社會事業和公共服務落后,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落后。要加大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力度,把公共財政向農村傾斜,公共設施向農村延伸,公共服務向農村覆蓋,這是我們的方向。我們要不斷推進農村的道路硬化、路燈亮化、村莊綠化、環境凈化、庭院美化,建設農民幸福生活的美好家園。

        第三,解決好城鄉要素不平等交換問題,加快形成以工促農、以城帶鄉、工農互惠、城鄉一體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當前,我國城鄉二元結構主要問題是城鄉要素交換不平等。計劃經濟時期,我們實行工農產品價格“剪刀差”,靠農業農村來支持工業、建設城市。改革開放之后,我們逐步放開了價格,應該說工農產品價格“剪刀差”逐步的在減少,消失,但是要素城鎮化超前,農民城鎮化滯后,土地、資金和勞動力等資源要素的不平等交換突出起來。現在城鄉二元結構主要的問題,主要是城鄉要素的交換不平等。

        因此,要加快推進農村金融改革,完善和強化農村金融服務引導政策,推進農村金融組織創新、服務創新、制度創新,包括產品創新,完善政策性農業保險制度。農民怕“三大”,第一上大學,這個現在解決了,我們國家實行了助學制度,包括助學貸款制度。第二生大病,現在有新農合,還有大病救助制度,第三遭大災,這個還沒有很好的解決,要完善保險制度,要通過巨災分散機制來解決問題。

        “我想特別指出一點。”韓長賦強調,“推進城鎮化不能取代新農村建設,因為中國人口多,主要是農民多;農民要進城,但不可能都進城,更不可能都進大城市;所以城鎮化要加快推進,但新農村建設也不能忽視。到2030年,我國城鎮化率達到了70%,按屆時總人口15億人計算,仍有4.5億人生活在農村。這就是中國的國情,所以我們必須要在加快城鎮化建設的同時,推進新農村建設。推進新農村建設,也不能盲目套用城鎮化建設的做法,簡單地撤村并居,讓農民上樓。城鄉一體化不是城鄉同樣化,更不是所謂的‘去農村化’”。

        “城鎮和農村應當和諧一體,各具特色,相互輝映,不能有巨大的反差,也不能沒有區別,否則就可能城鎮不像城鎮、農村不像農村。新農村應該是升級版的農村,不應該是縮小版的城市。所以只有傳承鄉村文明,保留田園風光,發展現代農業,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發展,那才是美麗鄉村。”韓長賦最后說。

       
      版權所有:安平縣農牧局 電話:0318-752430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河北省安平縣為民街43號 郵編:053600
      技術支持:創新網絡 安網證明商標
      吉林快三当前遗漏号 2019年香港历史开奖记录结果 环亚国际娱乐场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 cetv1在线回看 香港马会最佒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2018080177开奖 王中王中网资料大全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分分赛 开奖日出波规律 3d必中内部方法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 快3西宁 大乐透尾数走势图 pk10全天人工计划 捕鱼达人安卓版旧版本